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12【杀凛】

有些感情总是难以宣之于口。

“你不是他。”

杀无生再清楚不过了,掠风窃尘绝不会这样做,他只会在挑明一切之后嘲笑他的无知与幼稚,这样放浪的场景又怎可能存在。

他的记忆里有了那些残肢断臂,流血的头颅,倒下的师父,还有那人无情转身带起的翩飞的衣角。

好像一切都安静了,温热的气息也从身上离去,闭上眼即是完全的黑暗。

“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

他想他应该这样回答,幻象往往是心底最渴望的东西,即使他不愿意面对,也不得不承认,有种潜藏在他心底的感情,不仅仅是友情,而是一种依赖,倾向与爱情的依赖。

幻象之所以是幻象,便是因为它是一切现实的反面。现实没有他们一手搭建起来的房子,没有将要办的道场,没有寿尽而亡的师父,也没有对着他而说的温言软语。

他和掠风窃尘相隔甚远,穷尽碧落黄泉。

但是鸣凤绝杀从来都不是软弱之人,既然是幻象,就打算好了,面对现实才是他该有的风格。

他睁开眼,凛雪鸦正坐在连接着顶楼的楼梯口处,手里拿着一只竹笛,余音尚未消逝。

杀无生没有说话,他在等凛雪鸦说话。

凛雪鸦摆弄着手上的笛子,低垂着脑袋,让人看不清表情。

“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凛雪鸦顺手吸了一口烟,“我看见我们的未来,或者说,是我的未来,还有你的未来,而我们没有未来。”

杀无生微微握紧了拳头。

“但我却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我竟会觉得难过。然后我看到了你的幻境。也许我们本该如此,像你的幻境一样,但我们都清楚的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不是吗?”

这是杀无生第一次看见他如此如此的严肃,他有些僵硬地想要转移话题。“无论怎样都出来了,锁千秋说的至宝呢?”

“我已经拿到了。”

“哦?是什么?”

“你的真心啊。”

-----------

【好了我憋不出原来想的虐点了,换点逗比的吧】

这件事要从他们来之前说起。

凛雪鸦跟锁千秋认识的不是一天两天了,硬要说的话,也算得上个骗局。

他们俩呆在一起那么多天了,凛雪鸦就没琢磨清楚杀无生到底对他是个什么感情。于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决定联合锁千秋给杀无生来次真心话大冒险。

真心话套没套到还在其次,倒是他自己被勾出了些以前未曾想到的感情。

难得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于是现在,凛雪鸦“好心”地把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杀无生的表情显得略微咬牙切齿。

凛雪鸦难得的心虚了,“无生你先别激动,我也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我真该一剑捅死你。”

“唉……这样多不好,好歹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

“但是捅死你了我会心疼,所以还是算了。”

“嗯?”

“既然你目的达成,那就走吧。”

“去哪?”

“回家。”

杀无生已经掉头向下走了,凛雪鸦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却没能看见对方脸上和他一样的轻松笑容。

我喜欢你,掠/无生。

-------------------------------

结局还是不结局,是个严肃的问题,要是想结局就扣1,然后这个就算结尾了!!!开心!撒花!

生死劫11【杀凛】

时隔几个月再回去看我写的东西——卧槽我竟然写过这种东西?难道我不是沙雕风格的吗?

漫长的填坑之路orz

永远不要指望一个作者坑了几个月还能找回原来的文风orz

--------------------------

凛雪鸦翘着腿半卧在软塌上,他狭长的眼睛半眯着,手中的烟杆在唇边又挪开,嘴里飘出一丝轻烟。杀无生紧握的双拳垂在身侧,他的眼睛似乎带着些怒气地看向了凛雪鸦。

然而凛雪鸦则显得有些诧异,“哦?无生你怎么来了?”

杀无生仿佛有千言万语哽在喉咙里,也不知怎么的,他只能问出一句:“你怎么突然离开?”

凛雪鸦好似恍然大悟:“这个呀?只是突然觉得自己要结束单身了,最后不放浪一下实在有负大好青春啊。”

杀无生又无话可说了。

他站在那里,在一群莺莺燕燕中显得十分手足无措。他甚至看着凛雪鸦朝一个姑娘招了招手,一条婀娜的身影顺势倒在了凛雪鸦的身上,这一幕显得分外刺眼。

丝竹管弦声环绕在他的耳畔,而他仿佛只能听见凛雪鸦对那女子的轻言细语。

也不知怎么的,突然间,他好像拥有了一切勇气,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一把拉开了趴在凛雪鸦身上的丰盈的躯体,然而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又茫然了,他也不知为何自己要这样做,好像仅仅是因为生气,但是现在看着凛雪鸦有些愠怒的神色,他的心里竟无端多出一丝心虚。

“掠……”

“难道,你也要用那些礼教来教导我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这是在做什么?”

杀无生说不上来,他只感到有些委屈。

下一秒,一双修长的手拽住了他的衣服使他把腰弯下,另一个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杀无生毫无防备地与掠风窃尘四目相对了。

两人的鼻尖相距不过一个指尖,杀无生能清楚地感受到掠风窃尘温热地气息喷洒在他的脸上。

凛雪鸦的手指也并没有停下,他的指尖从拽着的衣领一路上行,划过杀无生的胸口,挑起他的下巴,拇指按在他的唇角,摩挲着在他的脸颊上画出弧度。

他问他:“无生,你是不是喜欢我?”

杀无生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他轻声说道:“当然只是对朋友的喜欢。”

掠风窃尘突然将他一把扯下,翻身压在了榻上。他跨坐在杀无生的腰上,一手压着他的胸口,一手挑起他的下巴,笑着问道:“真的是这样吗?无生,你知道这个答案让我很失望吗?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来找我?”

杀无生定定地看着他的眸子,觉得嘴唇有点干涩。

“我只是来找你,问你,是不是并不想结婚罢了。你要是觉得束缚,我们可以一起走。”

“哦?是吗?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

杀无生僵硬地摇了摇头。

“因为我不刺激你一下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肯面对我啊,傻无生。”

杀无生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也喜欢你啊,无生,你看这样好不好?”掠风窃尘说着,抬起手拉下了自己襟前的拉链,白皙的胸膛袒露了出来。

周围的莺莺燕燕不知何时已经褪下,红绡帐中只剩下他们之间的暧昧。

然而杀无生却觉得自己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他的耳中传来了一阵很清脆的笛声,想必这支笛子的质地是极好的。

而这首曲子,合该是在血与泪间诞生的。

“你不是他。”杀无生闭上了双眼,推开了靠过来的掠风窃尘。

我胡汉三终于回来了

涅槃·凤舞:

秩序中立谢谢,永远不知道自己哪天填坑

神魔狩獵者:

中立邪惡

苏慕珏:

秩序中立...

骨太郎:

中立善良,了解一下

P.H.Wang:

所以我是个啥????在断粮边缘逐渐试探😇

scp-099(刃羽):

在秩序善良和混沌中立之间徘徊。

海彤/陆沉:

绝对中立
微笑

封不觉的一缕魂魄:

我…………手稿不见了

莫琛:

我是什么?hhhhh,我得写文属性堪比觉哥

白袍:

跳下去吧朋友,没有以后了😐

隐欢:

啊我觉得我…天气好好哦

puma4567:

Emmmmmmmmmm........

火立:长期死亡偶尔诈尸:

emmm...我可能是混乱中立?你们觉得呢

薛定谔的慧子:

绝对中立的我哈哈哈哈哈哈

空想天谕:

233333

谜一般的管家侠:

在混沌邪恶和混沌中立上徘徊不定XDD然而结局都一定要he
我是不是很有良心?【你滚啦】

LysineNotGlutamate:

哦⋯⋯大概是混沌邪惡吧。

枭儿:

中……中立邪恶?

此方彼岸名为永乐:

我觉得我还是挺绝对中立的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请求

噗,这个排版真的好丑,幸好没更新

Krabat: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双邪/吞雪一开始是觉得他们前面那么甜后面竟然be了的那种难过感,而且看了几天cut就不那么难受了,然而,我错了,再看cut和正剧又觉得很难受了,很想问问吞佛他有没有后悔过,有没有想过剑雪,有没有想过自己,我还是希望他过得好,希望他们来世相遇只是擦肩而过,能够说我还记得你这个朋友,或者连这些都不要有,各自分开,在世界的一角各自安家,在某一天遇到相似的人,记忆里会略过影子,然后会微微笑着忘掉

我要回去填坑了emmmm,杀凛坑暑假填吧(我对不起他们emmmm)

电脑彻底坏掉了˚‧º·(˚ ˃̣̣̥᷄⌓˂̣̣̥᷅ )‧º·˚没法拯救我的稿子!

电子竞技,拼尽一切赢才是最重要的!

对啊!竞技就是为了赢不然为了什么?慷慨赴死吗?
还有那些说击杀是碰巧击杀的真的是看的我笑出声来,可以说是对双方选手极度不尊重了,不愧是弹幕5000分选手。
最后,我永远爱墨洒琴心!加油!

霜天清晓:

卧槽有毒吧
电子竞技就是为了赢啊,想要夺冠
既然存在浮花浪蕊吸蓝技能,这个技能为什么不能用啊
剑苍为什么不能上啊
有些人脑子有病吧
什么叫赢了比赛输了一个侠客的尊严???
再说一次,电子竞技,赢!才是信念,才是信仰!
我觉得双吸蓝没问题,这是在放弃了伤害的情况下,压缩了赢面之后努力打开的一条路。
剑苍刷伤害,不是恶意刷伤害,中间也很精彩,很努力,所以也没什么问题。
那些嚷嚷着侠客尊严的??多读读书,谢谢。这是电子竞技,冠军懂吗???建议多读几本起点电竞小说补补脑子,注意是起点的,别几波读成jj谈恋爱的那些,谢谢。
瞎瘠吐槽,请勿对号入座。

生死劫10【杀凛】

 杀无生实在不能想象,这样一个人会和红尘俗世相联系,掠风窃尘在他的印象里从来是带着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洒脱,或者说,玩世不恭。

上好的饭菜进到嘴里味同嚼蜡,大概是米不好,他想着,喝了口水问道:“很好奇是哪家姑娘,居然能被你看上?”

掠风窃尘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听你这话我像是要孤独终老了一样。”

“我可是作为朋友关心一下,你要是不愿意说那便罢了。”

“说了你也不知道的,何况还要过些时日才成亲,到时候自然就见到了。”掠风窃尘笑笑又招呼着他吃饭。

杀无生收了声,没再纠结这个话题,但是让他说些别的,他也说不出来,掠风窃尘也并非没话找话的人,气氛就这样不温不火的。杀无生用筷子一粒一粒地挑着米,过了半晌放下碗筷,低着头道了句:“我还有事,先回房了。”

他沉默地站起又沉默地走了出去,与夜色融为一体。

小院还是那个小院,是他们一起搭建起来的,包含着自己的心血与期望的家,也是他一厢情愿的家。杀无生站在院子里,身后的堂屋还亮着微微的烛光,侧前方并立的两间木屋是他们的卧房,院子里种着花,凌霄、石蒜、夜来香,不远处就是溪流,还反射着月光。

他这个人向来不太在乎外物美丑,与其讲究这些不如研究杀人的艺术。但是这些,是他亲手,一点一滴构建起来的。

杀无生竟从未像今日这般喜爱它,也未曾像今日这般憎恨它。

这里将要迎来一个女主人,或者,离开一个男主人。

杀无生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然而眸光闪烁了片刻,他松开了拳头。

他不太明白自己为何如此激动,好友要成亲了,这是件好事,不管从情感上还是理智上都应该祝福,可是他现在却站在院子里伤春悲秋顺带愤恨不已,真是奇也怪哉!杀无生赶紧摇了摇头,仿佛怕撞见什么似的冲回了房间里。

待到把房间点亮,杀无生已经平静多了,他没注意到自己脸上热的发烫,也没有再想别的事情。

他侧卧在床上,伸手摸出了个膈人的东西,正是今天拿到的笛子。笛子用的是上好的材质,想必音色也不错,杀无生翻转着观察着,眉尖蹙着。他确定自己没有见过,然而又觉得熟悉,而且他看着它,总是觉得心尖上被刺了一刀似的,会有痛楚,这种感觉不是很明显,杀无生只当它有些奇怪罢了,当然,更奇怪的是,他完全没有吹响它的欲望,他一向喜爱音律,可唯独这支笛子,让他却步。

杀无生叹了气把东西收好,熄灯过后又将过去一夜。

然而这一夜杀无生并没有睡得很安稳,他紧皱着眉,在一道惊雷中猛然坐起,残肢断臂、飞沙走石、白衣翻飞统统从他脑海中潮水般褪去。

外面正在下雨,天很黑。

一道接着一道闪电照的天空宛如撕裂了伤口。

这种色调下已经完全无法分辨时间了。

好在杀无生的作息一向规律,他既然醒了,想必已经卯时了。

他垂了下头,还是决定去看一眼掠风窃尘。

门外低洼里积满了水,掠风窃尘的房间轻掩着,房间里溢出丝丝香气,让人神怡,舒适的感觉实在与这暴雨格格不入。

杀无生觉得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安定了许多,他伸手敲了敲门。

屋里没人回应。

按理来说掠风窃尘可不会在睡觉的时候把门开着,杀无生又敲了两下,依旧没人回应。

心脏又开始狂跳了,杀无生一把推开了门,哐当声正应和了一声惊雷——

屋里一个人也没有。

被子已经被叠得整整齐齐了,窗台前桌案上的香炉还未燃尽,地面上干干净净的没有湿泥脚印。杀无生冲了进去,翻开了所有柜门。

没了,全没了,一丝一毫那个人曾经生活的痕迹都消失了。

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呢?杀无生疑惑着瘫坐在床上,

明明头天晚上掠风窃尘还在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还要请他喝喜酒,怎么突然就消失了?莫非出了什么事?

杀无生陡然跳了起来,他早该想到的!肯定是出事了!

屋外大雨滂沱,杀无生却全然不顾地冲进雨里。地上的脚印已经被雨水冲得看不见了,杀无生却固执地朝着一个方向奔去。他直觉地觉得凛雪鸦会在那里。

——————————

春香阁。

这个地方说来特殊但又不算特殊,说它特殊,是因为杀无生应当绝不认同凛雪鸦会到这种地方的,说它不特殊则是因为男人来这种地方实在太平常不过了,花街柳巷。

杀无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认为凛雪鸦在这里,只是凭着直觉找到了这里。

雷声震耳,电闪刺目,他的衣服淋得透湿,春香阁却于他面前,一派灯红酒绿。

——————————

我果然没灵感了……先说一下这是在幻境里,所以会出现不合理的情况,或者说这更像一个梦境。(受不了了,我好像还欠了很多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