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4【杀凛】

转换一下文风

——————

  虽说杀无生答应了当保镖的提议,但是最近天下太平,很意外的没人来寻仇,因此当掠风窃尘突然飞身而起掠过层层叠叠的枝叶,光影变得扑朔迷离的时候,杀无生心里一惊,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当凛雪鸦脚尖轻点树梢扑朔而去,这世上再没有比他更迷离梦幻的白鸟。杀无生焦急地追寻着他的脚步,他甚至抽出了双剑,想要挡住凛雪鸦的去路。

  然而白鸟飞的很快,杀无生发现自己竟追不上他。鸣凤绝杀的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安。才半个多月而已,难道就要不告而别?

  掠风窃尘在粗壮的树梢上停下了。

  杀无生也止步于树地,他抬头看着阳光穿透树叶上的孔洞落到那人白色的发上,瞳孔里倒映的影像变得遥远起来。

  就好像一年多以前,掠风窃尘坐在城墙上俯视着他,将他并入万千俗流。

  白鸟高高在上,耀眼宛若神祗,曾于绝暗的深渊,照出一条通天大道。

       他是卑微的草芥,妄想与神祗比肩。

  掠风窃尘低头看他,眼里稍稍露出诧异[你跟着我跑那么快做什么?]

  杀无生收剑回鞘,眼帘垂下复又抬起直视着他[你还没付钱。]

  凛雪鸦愣了一下,没想到他是说自己雇佣他一事。

  [方才看到殇不患了,我最近还是避开他比较好。]凛雪鸦笑说着从树枝上跃下,正落到杀无生面前。

  杀无生感到奇怪[森罗枯骨已经死了,你还需要他做什么?他身上有什么东西,需要你大费周章?]

  凛雪鸦嘬了口烟,不甚在意地说着[他身上可没什么值得我偷的东西,不过会有很多穷凶极恶之人盯上他的。]

  杀无生懂了,凛雪鸦要以此人为靶实行他作为掠风窃尘的手段。

  [真是一如既往的恶劣。]杀无生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保镖这样说雇主是会被扣钱的吧。]

  [至今为止你还没付过钱。]

  烟雾在俩人间隔成了一层纱,凛雪鸦的面目变得有些模糊,杀无生没能看见他稍显愉快的表情。

  凛雪鸦很清楚,杀无生不至于和他纠结钱的问题,但是说出这种话的时候,俩人心照不宣的把金钱假装为最牢固的锁链。

  他们只是雇主与保镖的关系,仅此而已,再上一点,是并不平等的朋友关系。凛雪鸦想着,这样就足够了,他心底莫名其妙的愧疚和不安会少很多。

  凛雪鸦猛吸了两口,抬眼望了望殇不患离开的方向,语气轻松地说着[可以走了。]

————————————

  酒楼里一个人都没了,当鸣凤绝杀出现在大门口的那一刻,这里注定要出现空场的情形。

  凛雪鸦拿烟杆敲着手,不由得感叹[鸣凤绝杀的名号还真是很响亮呢。]

  杀无生站在他身边斜眼看他[是因为谁?]

  [如果你要说是因为我,我会觉得很委屈。]凛雪鸦轻飘飘地说着。

  老板缩在柜台后面,只从木板的夹缝中冒出一双眼睛,他打量着站在鸣凤绝杀身旁的那个人,心里几乎要掀起惊涛骇浪,竟然有人会和那个恶鬼站在一起,大概下一刻就会变成尸体吧。他这样想着,害怕自己的客栈要被染上鲜血。

  然而那人并没有身首分离,鸣凤绝杀好像对着他说了些话,然后走了过来,敲了敲柜台,要了一间上房。掌柜哆嗦着没敢要他的钱,杀无生习以为常付了包场的钱,带着凛雪鸦去了房间。

————————————————————————

(活在对话里的殇叔: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四舍五入就是开房了吧,这次还算蛮粗长啦,今天更的挺多了,明天再来。

评论(1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