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6【杀凛】

将会出现新地图,走个小副本 @未必茶色

——————————————

凛雪鸦睁开眼,伸展五指放到自己眼前,指尖还残留着温热的触感。

方才明明是醉了过去,然而之后发生的,他却记得清楚,大概由于习武之人的警觉,即使睡着也像醒着。从这一点来说,他在杀无生面前睡着就够不可思议了,不过若是为了佐证他的猜测,这种冒险也值得。

当他趴在桌子上的时候,杀无生捏住了他的手,很坚定的回答他,“我会的。”然后穿过阻挡在他们之间的桌子,伸手拥住了他的脊背,把下巴搁在了他的颈窝。他们竟相距如此之近,这个距离,杀无生甚至可以徒手勒断他的脖子。

但是杀无生没有,那个追杀他一年多的人没有。杀无生这样拥抱着他,他隐约听到了抽泣声,这必定是幻觉,杀无生那么坚强,是不会哭的。

他自然看不见,一切就如时光回溯,如今的鸣凤绝杀拼尽全力才得以忍住眼泪。

杀无生这个时候也会想着,倘若他们之间无需用生死作别,那往日种种也可以全然遗忘。他已接受自己作为剑鬼的命运,掠风窃尘也确实让他脱离了以往的迷茫与腻烦,那么背叛也可以忽略不计,他还可以感激掠风窃尘,感激他的再造之恩。

也感激他愿意做自己的朋友,感激掠风窃尘给予他的一点点认可。

挡住月光的手白如软玉,银光从指缝间透过,凛雪鸦看了半晌,五指并拢紧紧捏在一起。他的脸上平静如常,瞳孔在月光的照耀下反着光。

他酒后的那些胡言乱语,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几分真几分假,却总有人那么傻,愿意一股脑的相信。

凛雪鸦坐起身,身上衣服都没换,头发也没解下来,只是被压的有些散乱。窗外传来了簌簌声,他能辨别出那是剑刺穿树叶的声音。

杀无生在练剑。

大约在许多个夜晚,鸣凤绝杀也是这样在一片寂寥中追求着他的剑道。

背负杀戮之名的杀无生。

背负杀戮之名的鸣凤绝杀。

以这个让他憎恨和眷恋的名字追求着他的剑道。

凛雪鸦悠悠的叹气,忍不住抽烟。他竟觉得头疼,上一个让他如此头疼的人是蔑天骸,不过已经死了,现在这个让他头疼的人是他自己救回来的,显然是他自找麻烦。

杀无生仍旧是他以往所看到的那般纯粹,鸣凤绝杀的剑是无需用善恶区分的,杀无生的相信也是至死不渝。然而如今,这份纯粹让凛雪鸦清高孤傲的心动摇了,他难得的,感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愧疚。

“其实这样想来,也还算有意思。”凛雪鸦这样说着,下床朝屋外走去。

那份他不曾承认的欣羡,正在因此得到满足,这句话正是表示,他对凡人之间的羁绊产生了一丝兴趣。

他走出房间,杀无生果然在一片落叶中挥舞着他的双剑。鸣凤双声和着树叶被风吹起的轻响,光亮的剑身反着月光。杀无生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在明暗之间飘忽不定。

凛雪鸦倚在门边,右手抱在胸前,左手将烟管举在嘴边,偶尔抽上一两口。他看着杀无生舞剑了许久,忍不住出口:“无生呐,身如垂柳,以柔克刚。”

杀无生收势最后一招,将剑压下,并看向了凛雪鸦。

“你懂剑道。”杀无生说的很肯定,他已经不再是一年前那个一般水准的剑客了,当时暧昧不明的话,现在听来,杀无生已经能领略其中的意思。凛雪鸦能说出这话,必然不是他曾以为的门外汉。

凛雪鸦不置可否,一缕烟丝从他的嘴角逸出,“这样说的话,也没有错。”

杀无生提着双剑朝他走来。

“和我打一场吧,凛雪鸦。”

“嗯?这么快就要反悔了吗?”

“不,只是普通的切磋而已。”

凛雪鸦沉默了几秒钟,这几秒的时间里他想到了他回答蔑天骸的话,[杀无生在寻找比自己强的人出现,所以我和他打岂不是满足了他的心愿?]然而实际上,那个时候杀无生根本就不知道他会剑,他只是单纯的不想和这个人刀剑相向,仅此而已。

不过他还是同意了。既然想尝试这份羁绊,那他也可以适当的表达一下自己的诚意。

“我就用烟管和你打。”

这样轻视的话语竟没有遭到杀无生的反对,虽然他本人也确实没有轻蔑的意思。

用烟管打凛雪鸦看起来似乎在下风,但是杀无生能感觉到对方并没有倾尽全力,他开始还在担心自己是否会伤到凛雪鸦,几招过后他意识到自己必得使出全力才能追上对方变幻莫测的脚步。

精致素雅的烟杆每一次敲击在鸣凤双声上都会发出清脆的声响,然而以诡异地姿态从缝隙中溜出。因此杀无生会觉得自己每一剑都刺在了棉花上,那种力道被轻易卸去的感觉让他觉得憋屈。

这就是身如垂柳,以柔克刚。

他的力道甚至没能在烟杆上留下一丝刻痕。

大约三十多招之后,杀无生败落了。只是拼剑招而已,凛雪鸦吊诡的打法使他大为不适应。

原来差距如此之大,原来他真的还不配与凛雪鸦比肩。好像那一点点认可都成了施舍。

凛雪鸦从容的抽着烟,他看见这名坚定的剑客的脸上出现了懊丧的神情,虽然很细微,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鸣凤绝杀也会应为剑术不及他人而灰心丧气吗?”

杀无生收剑回鞘,懊丧的神情已经一扫而光,“绝不会,我会打败你的,凛雪鸦。”这样的话,才是真的有资格和你站在一起吧。

凛雪鸦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无生呐,你不要总是盯着我看,剑道是没有终点的,我也不是终点。不过你说要打败我,我很期待。”

杀无生别过脸弯了弯嘴角,他自以为凛雪鸦没看到,然后再冷着脸转过来。

“你不是睡着了吗?半夜起床不会就是为了和我说两句话吧?”

被他这么一问,凛雪鸦恍然点头,“明日我将去金赖城,无生一起去吧。”

“作为你的保镖,自然如此。”

“再好不过啦。”凛雪鸦笑笑,跟着杀无生一前一后的进屋休息。

————————————

大概是为了不ooc大概吧,所以非常拼命的分析心理,然后发现,外传和正剧这个心理衔接真是让人蛋疼。
关于实力问题的话,暂时按照TV正剧的排名来写吧。因为这样比较直观。

评论(22)

热度(16)

  1. Flakyyyy涅槃·凤舞 转载了此文字
  2. 涅槃·凤舞一语成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