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之游湖大会(三)【杀凛】

撩完就跑才是正道啊……

——————————————————

杀无生像铁一样僵硬,他感受着凛雪鸦隔着衣服的体温,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反而不显得冰冷,倒像是助燃剂一样把体温从前胸传到后背。面对这个人,他总会显得无措,杀无生只愣了片刻,手臂试探着拥抱凛雪鸦。

然而凛雪鸦突然放开了他,好似漫不经心地后退几步叼上了烟。杀无生更是赶忙把手放下了,仿佛根本没动作过。

凛雪鸦不知道从哪抽出的手帕递给了杀无生,让他把头发衣服擦干。

“真不知道他们若是知道了他们所认为的信善人是鸣凤绝杀会作何感想,一定会觉得很讽刺吧。”杀无生边擦边这样说道。

凛雪鸦不以为意,“不管别人怎么想,但是对无生你来说一定是件好事啊。”

“哦?”

“龙凤呈祥啊,你会有好运的,无生。”

杀无生不太相信,毕竟他的运气一向不怎么好,尤其是碰到了这个男人。用花光了所有运气来形容也不为过,“你总是有话说。算了,接下来去哪。”

“去划船比赛如何?”

“比赛是要报名的,难道你要让我用鸣凤绝杀这个名字把人都吓跑吗?”

“名字这种东西当然是可以换的嘛。”

杀无生道:“我不想换。”

“哎,只是用个假名而已,也不必真的换掉。”

杀无生还是显得有些不愿意,凛雪鸦也能感觉出他对这个名字格外珍视,不知怎么的又有些愧疚涌上来。“只是去掉决杀两个字的话也可以的,这样,你叫鸣凤,我叫鬼鸟,就没人认得出来了。”

杀无生反笑道:“你这是又在给我去新名字了?”

“唔……无生你不要总是问得这么奇怪。”

看到对方难得的尴尬,杀无生的心情十分之好,“罢了,就这样吧。”

于是两刻钟之后,俩人坐在了细长的船上。


凛雪鸦坐在船边翘着脚悠闲地抽着烟,杀无生握着桨看着周围的光景。

确实是划船比赛没错,然而周围都是一对对情侣,男子和女子一对对地坐在船里,男子划船,女子在后面加油,或者向岸边扔花。

“这就是你说的划船比赛?”杀无生没好气的问道。

“嘛……是划船比赛没错啦。”

“就是掉了情侣两个字。”杀无生补刀,他总算知道为何他们报名的时候登记员的表情那么奇怪了,他真是失了智才会相信这人的鬼话。

可惜已经上了贼船。

凛雪鸦长长吐出一口烟,“这也算新鲜的体验啊无生,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玩,就不要在意那么多了。”

杀无生说不过他,轻哼一声,“我划船的话,你要负责扔花。”

“啊,这就难办了,我们也没有准备。”

“反正我只负责划船。”言外之意,杀无生叫凛雪鸦自己想办法。

“这些都只是额外的加分项,我们只要得第一就好了,所以还是无生你要加油啊。”

杀无生很想问问为什么是他来划,然而看着凛雪鸦悠然自得的模样,杀无生微微叹了口气,认命了。

比赛随着哨声响起开始。杀无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沦落到做苦力,不紧不慢划了几下,又听见后面陡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叫住了他,“哦!对了,无生你一定要划的稳一点,我不会水,你可别把我扔水里了。”

“你要是掉水里了,我会很高兴的。”杀无生虽这么说着,却让船变得更加平稳了。

凛雪鸦噙着烟,眼睛看向杀无生顺滑的头发,发饰上的白羽正随着杀无生的动作一抖一抖的,心思一动,伸手压下了白羽,然后顺着杀无生的发丝一路下滑,勾起杀无生的小马尾绕在食指上,最后在发梢处打了个转,漂亮的头发就顺着指缝落下去。

他正觉得好玩,却被杀无生一把拽住,杀无生眼神诡异地看着他,耳朵又有些红,“你做什么!”又生气又没有气势的质问。

“哎呀,不要这么凶嘛,我是看无生头发上有水没擦干才帮你擦一擦的。”凛雪鸦边说着还要去撩无生的头发。

杀无生这次不只是红了耳朵了,连脸颊上都泛起微红,何况现在没了面饰的遮挡,表情被看的一清二楚。

凛雪鸦正觉得有趣,看着杀无生后仰着躲开,反而将脸往前凑了。

“小心!”他们身边传来一声大喝。

然而晚了,“砰”的巨大声响,他们的船猛烈的晃动起来,凛雪鸦正倾着身体,听到声音猛地站起,脚下竟一个没站稳,又朝后倒去。

杀无生就眼睁睁地看着凛雪鸦从他面前划了个弧线,击出巨大的水花,哗啦啦地成了落汤鸡。

凛雪鸦挣扎地在水面扒拉了几下,竟然就开始咕噜咕噜地往下沉。船被撞得远了,杀无生只能看着水上飘着的几缕白发。

杀无生却没心思取笑他了,顾不得许多,纵身一跃落入了水中。

岸边看着的人都呆了,他们见过落水的,也没见过沉的这么快的,就像故意寻死一样,更别说那个救人的,简直跟殉情一样。一旁已经准备救援的工作人员有些发愣,不知是救还是不救。

杀无生在水里朝着那一抹白色身影游去,白色的身影如同一根锦带,柔柔软软地朝水下坠去。杀无生从未感觉过如此焦急,那并不长的距离却犹如几万光年,他伸着手试图抓住那下沉的身影。“别出事啊!”他这样想到,凛雪鸦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仿佛死了一样,杀无生觉得自己的心被攫住了,一想到这人要死了,他竟难过到心痛,“你怎么可能死呢!要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手上!”这个男人多么聪明啊,什么事都不会超出他的预料,怎么这回……

杀无生终于揽住了他的腰,看见了他只剩一条缝的眼睛,没有多想,直接贴上了他的唇,将所剩不多的氧气渡给他,气泡从他们唇边溢出。柔软的触感在水中显得更加细腻了,温热的唇与周围冰冷的水交织在一起,杀无生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发觉自己的心竟然跳得很快,恍惚间都快忘了要浮上水面。

凛雪鸦轻微的抽动了一下,杀无生猛地回过神来,放开了他的唇,带着他浮上了水面,岸边终于有人过来接应了,把他们一齐带上了岸。

杀无生还揽着凛雪鸦,让凛雪鸦呛出几口水之后,他迫不及待地问道:“凛雪鸦,你没事吧?”

凛雪鸦眼神失焦地转了一圈,终于看清自己躺在杀无生怀里,杀无生紧紧抱着他呢,于是他脸上又浮现出那种意味深长的表情,“没事啊。”他说。

——————————————

纯情少男惨遭调戏惹。

评论(18)

热度(16)

  1. 秩序圣神一语成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