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之游湖大会(四)【杀凛】

杀无生焦急地把他抱起来,想拍拍他的背让他把水都吐出来。

“真的没事吗?”

凛雪鸦藏在白发后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还是有点不舒服的,刚刚水都进到肚子里了。”

杀无生一下子紧张起来,毫无自觉地把手放到了凛雪鸦腹部,那里果然有点鼓起来了,“那怎么办?我揽着你,你把水吐出来吧,别弄病了。”他显得十分无措,实在是他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凛雪鸦向来毫无破绽的,今天竟然在他面前出糗,他反而慌得无暇顾及其他了。

他轻轻按压着凛雪鸦鼓起来的腹部,“疼吗?”他轻声问道抬头对上了凛雪鸦满是笑意的眼睛。杀无生每次被他这样看着就会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微微别过脸,不过这次因为担心所以并没有回避凛雪鸦的目光。

“你还笑!”

“哎呀,别那么紧张啦。”说罢凛雪鸦就转过头去用袖子遮着呕了一大口水,擦净转过身来凑到他面前,挑起无生的下巴笑道,“这么担心我啊?不过我现在没事了哦。”

“……”杀无生还放在他肚子上的手有些僵硬,这种感觉不可言说,又像是懊恼自己没有帮上忙,又像是觉得凛雪鸦可能是故意的,故意什么呢?故意掉到水里面看自己紧张的样子吗?以对方这种性子,倒也不是不可能。他怒红着脸,一语不发。

“鸣凤,我们换个地方吧,这里人太多了。”

凛雪鸦用假名把他唤回了神。

杀无生这才发现周围围满了人,而且很有默契地没有出声打搅他们,眼神里却都透出一股不可思议,然而现在这种沉默反而让杀无生更窘迫了,凛雪鸦笑着抓住他的手把他牵起来,带着他风一般地离开了这里。

他们本来是在第一的,没想到出了意外,这下得奖可别想了。

凛雪鸦带着他到了远离人群的大树下。

“你是故意的吧,鬼鸟!”

“哦?无生指的是什么?”

“龙,还有落水,都是。你以为你还骗的了我?”

骗都骗了啊,凛雪鸦想着,都不好意思戳穿杀无生,他走近了些,几乎是脸贴着脸地和杀无生站在了一起。

“其实,我昨晚想了一晚上,还是觉得要验证一些事。”

杀无生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什么事?”

“无生真的是因为我骗了你而追我那么久吗?”

“不然呢?想杀你的人都要排到天涯海角了吧。”

“真的是这样吗?”凛雪鸦眯着眼睛吐出一大口白烟,他打量着杀无生,显得有些严肃。

“凛雪鸦,你最近真是奇奇怪怪的,又在酝酿什么阴谋?耍我很好玩吗?”杀无生故意用上了不屑的语气,反正他要对这人保持十二万分的警惕。

“想知道吗?那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你。”

杀无生心中警铃大作,义正言辞地拒绝了,“罢了,没兴趣,反正不管你告不告诉我,你都要达到目的的。”

“你还真是了解我!不过你真的真的不想知道吗?”

杀无生满脸复杂地看着他,其实他确实非常想知道,抓心挠肝的那种想知道,但是理智告诉他要克制,掠风窃尘会把他卷入漩涡的。

凛雪鸦有些可惜地叹了口气,突然他皱起了眉头,捂着腹部神色痛苦地弯下腰去。

杀无生顿时顾不得和他置气了,伸手揽住他的腰,“怎么回事!刚刚不是把水吐出来了吗?”

“大概是……没吐干净吧……”凛雪鸦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显得十分虚弱。

杀无生眼底顿时流露出心疼地情绪来,二话不说把凛雪鸦打横抱了起来。

“你忍忍,我带你找医生!”

凛雪鸦气若游丝地“嗯”了一声,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眼底划过一丝狡黠的笑意,“无生,你真好。”

杀无生飞快的脚步顿了一下,耳朵尖顿时通红,胡乱地说了声哦。

凛雪鸦藏在白发后看着他精致的侧脸,忍不住有些唏嘘。他昨天和杀无生比试完,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不只是杀无生对他的执着,还有他自己的,当然暂且放过他那莫名其妙的情绪不谈,杀无生对他的这种执着他一定要一探究竟。

当他听到杀无生说没有遗憾的时候,心里的震惊虽有,然而更多的是“果然如此”这种感觉,只要呆在一起就能满足的这种感情,非要形容起来,应该属于爱不是吗?

于是凛雪鸦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无生你是不是喜欢我。”

正抱着他狂奔的杀无生身子一抖,差点把他扔出去,幸亏凛雪鸦机智地搂紧了他的脖子。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喜欢你这个骗子!掠风窃尘,你未免自我感觉太好了吧!”杀无生没好气的说着,尽管他的心被这个问题扰得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你这样说我很伤心的,一点点都没有吗?”

“绝对没有……”杀无生几乎要发誓了,可惜他耳边传来了凛雪鸦难受的咳嗽声,他把话吞了回去,抱紧了怀里的人,还是决定先找医生。“我只是觉得,跟着你,总不会太无聊而已……”他们走了一会,杀无生在沉默中忍不住这样补充道。

“原来如此。”凛雪鸦小声说着,心里忍不住冒出“任重道远”四个字。

————————————

小剧场:

无生:有时很喜欢他,有时又很想打他,然而看他难受,忍不住就想关心他,算了,就是不能承认喜欢他,不然会蹬鼻子上脸的,吊着他,气死他,哼(︶︹︺)

雪鸦:小伙子怎么不开窍啊,我都疯狂暗示了,你主动我们才会有故事啊!

评论(14)

热度(15)

  1. 秩序圣神一语成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