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7【杀凛】

原创剧情,我要开始崩了本来就很崩……

————————————

金赖城出了个有名的人物,似乎是个叫做千锁重楼·锁千秋的家伙,号称是能造世界上最牢固的锁,他造的锁连最厉害的盗贼都打不开。

此人在江湖上混迹不过一个多月就已被传的神乎其神,具体说来,也就是在他们剿灭玄鬼宗之后。这人可教不少盗贼来试验过,其中也不乏高手,传闻也就越发可信了。

只不过,最厉害的盗贼还未出现过。

“可真是个狂妄自大的家伙。”杀无生透过卷起的珠帘看向金赖城里最高的楼,略微讽刺的说着。那里就是锁千秋的居所。

“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人能说出这话,大概是有几分底气。”凛雪鸦叼着烟杆,虽这么说着倒也不甚在意的模样。

“哦?你莫非会没把握?”

“唔……你这样问我倒叫我不知如何是好了。”

对方可是大名鼎鼎的掠风窃尘,杀无生想着确实不该这样问的。

“他可是早放出话来了,挑战者都发出战帖了,你总得迎战,我倒是很期待。”

“正是如此,我也很期待,不过无生得配合我做一件事,不然的话,我可能真的没把握。”

“他是要挑战你,我可不想卷进你那些阴谋里。何况,你要是没把握我才高兴,当然不会答应你。”

凛雪鸦用手抵住了下巴,沉吟道:“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哼,那是我上了你的当,谁知道你在七罪塔上还狡辩。”

“可是这次我们可是同行的搭档,无生就别闹别扭了吧,好歹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闹别扭三个字雷似的把杀无生劈的外焦里嫩,他不否认对凛雪鸦有些十分复杂的情绪,但是怎么从这人嘴里说出来像他无理取闹一样,他又不是三岁小孩。

他刚想反驳两句,凛雪鸦竟低低地咳嗽起来。三天前落水之后,这人难得地生病了,还非要坚持来金赖城,杀无生也拦不住,看他红了眼角苍白了嘴唇,心里顿时一阵不痛快。

“行了,我知道了。”杀无生不好逆着他说话,只好没好气地这么说道。

据说锁千秋这次做了一把奇巧无比的锁,并且锁住了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就放在千重楼里,他既没说这锁长什么样,也没说锁住的东西是什么。

月出东方,凛雪鸦站在阁楼顶看着那由夜明珠散发着璀璨光芒的千重楼,眉眼平静,尽管夜风微凉,发丝散乱,他也丝毫没有动作。

他仿佛是在思考着什么,眼睛里偶尔会闪现一两抹兴奋的光。

杀无生从楼梯上来,看着他的背影,鬼使神差地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来搭在了凛雪鸦肩上。

凛雪鸦诧异了一下,转过头来笑着看他。

杀无生还在替他系上带子,他们几乎是脸碰着脸。不过杀无生没有看他,只是低声问道:“你还没说要我做什么呢?”

“跟我去就行了,到那了自然就知道了。”

杀无生突然抬头看他,眼睛里的情绪不知道闪了几个来回,“罢了,你总是不会将你的计划说出来的。”他系紧了披风转身下楼。

凛雪鸦陡然拽住他,“如果这次成功,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这个人的保证可一点都不能作数,杀无生想,但是还是忍不住想相信,“好,反正我天天在你身边,你也逃不了,还有,晚上风凉,别站在屋顶吹风。”

凛雪鸦勾了勾嘴角,放他下去,直到杀无生的背影消失,他缓缓吐出一口烟,“嗯,反正你也跑不了。”

————————————

额,其实我很想吐槽无生的披风一点都不保暖啊,就是一层纱而已嘛。

评论(11)

热度(15)

  1. 秩序圣神一语成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