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8【杀凛】

第二天傍晚,凛雪鸦和杀无生并肩而行,余晖把长街铺成了金色,长街尽头一座高塔冲霄,且有一人长身而立。

千重楼,锁千秋。

那人背着手,眉眼弯折,笑意盈盈,看不清眼睛。他看着一紫一白二人悠悠走来,便于百米外就开始大笑。

“千里有缘来相会,看来阁下与我很是有缘。”

“哦?看来阁下知道我们是谁?”一缕青烟从凛雪鸦嘴边溢出,脸上顿时多出了笑容。

锁千秋但笑不语,反而看向杀无生,“敢问阁下可知这世上最锋利的剑是什么剑?”

二人终于在锁千秋面前站定。

杀无生将他打量了一番,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要轻易回答这个问题,“为何你偏问我这个问题?”

锁千秋便说:“看来阁下是不知道的。”

“那不妨让我来猜一猜?”凛雪鸦插到。

“阁下知道?”

“我猜最锋利的剑就在这千重楼的顶端。”

锁千秋看了他半晌忽而大笑起来,“那便请!”说罢手一挥,转身带着他们向楼里走。

“多谢楼主。”

千重楼里并无十分豪华的装饰,也不见机关密道,它只是一座楼,中间一根五人合抱的红木大柱直通楼顶,并不能窥见全貌,红色绸带装饰的红木梯围着柱子盘旋而上,竟将整栋楼填充得满当。

锁千秋一指向上,笑眯着眼道:“只要能走过我这千回百转梯,就能拿到世间珍宝。唯有一个条件,只能一个个上。”

“于无刃处取人性命才是最可怕的。”凛雪鸦看了一眼质朴无华的千回百转梯,不由得感叹道。

“正是如此。”锁千秋也笑。

“看来此处只有我不知道,你可是又算了我一道?”杀无生同样这样笑道。

凛雪鸦用烟管指指头顶,“我也不过只知其有刃,不知其锋芒罢了,何况你总会知道的。一会我先上楼了,无生可要跟上来。”

杀无生看向他,清澈的眸子里一如既往的坚定,也未因为他的话而多出迷茫,他只是想确定一件事:“你不会趁机逃跑吧?”

“我要是想跑,救了你就可以跑,甚至不救你都可以,现在再跑,有些不合时宜啊。”

“那可说不好,你总是脚底抹油,又是一副黑心肠,谁知道你上一秒和下一秒想的东西一不一样。”

“啧,无生竟然开始嘲讽我了,真是稀奇,若是不想要我跑了,你快些跟上来便是。”凛雪鸦微蹙着眉尖,提着烟杆,悠悠然地踩上了千回百转梯,十几步之后,白色的身影就没入了阴影中。

如果会跑,根本就不用救他,杀无生在心里默念这句话,他看着凛雪鸦的背影,既感到安心又感到心慌,但愿这次不再是一场梦,白色的衣角消失在转角时,他握了握背上的凤鸣双声,眼帘半垂了一瞬,坚定而缓慢地踏上了千回百转梯。


眼前的景象既熟悉又陌生,杀无生看着窗户上不和谐的铁块补丁和桌上孤零零躺着的竹笛神情有些恍惚。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了,好像他本来就该呆在这里,等一个人。

可惜他也不记得那人叫什么名字,只有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含糊地回荡,也只能隐约地辨认出那个声音说的是:“掠……”

那个人是叫“掠”吗?还是叫……“掠……风窃尘……”他发出声音,带着他不自知的迷茫与哽咽,哽咽非常非常轻,大概只是因为不确定而咽了些唾沫。

身后突然吹来一阵风,杀无生猛地转过身去,白色的发丝和华丽的衣袍倒映进了他的眸子里,他的心脏倏地痛了一下。

“哟,好久不见啊无生。”那人提着烟管,愉悦地笑着向他打招呼。

他们好像认识了很多年的老朋友,又像两个世界的陌生人。

或者他们本该是陌生人,他偏非要认他作故人。

杀无生定定地看着他,一时间忘了言语。

评论(13)

热度(12)

  1. 秩序圣神一语成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