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11【杀凛】

时隔几个月再回去看我写的东西——卧槽我竟然写过这种东西?难道我不是沙雕风格的吗?

漫长的填坑之路orz

永远不要指望一个作者坑了几个月还能找回原来的文风orz

--------------------------

凛雪鸦翘着腿半卧在软塌上,他狭长的眼睛半眯着,手中的烟杆在唇边又挪开,嘴里飘出一丝轻烟。杀无生紧握的双拳垂在身侧,他的眼睛似乎带着些怒气地看向了凛雪鸦。

然而凛雪鸦则显得有些诧异,“哦?无生你怎么来了?”

杀无生仿佛有千言万语哽在喉咙里,也不知怎么的,他只能问出一句:“你怎么突然离开?”

凛雪鸦好似恍然大悟:“这个呀?只是突然觉得自己要结束单身了,最后不放浪一下实在有负大好青春啊。”

杀无生又无话可说了。

他站在那里,在一群莺莺燕燕中显得十分手足无措。他甚至看着凛雪鸦朝一个姑娘招了招手,一条婀娜的身影顺势倒在了凛雪鸦的身上,这一幕显得分外刺眼。

丝竹管弦声环绕在他的耳畔,而他仿佛只能听见凛雪鸦对那女子的轻言细语。

也不知怎么的,突然间,他好像拥有了一切勇气,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一把拉开了趴在凛雪鸦身上的丰盈的躯体,然而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又茫然了,他也不知为何自己要这样做,好像仅仅是因为生气,但是现在看着凛雪鸦有些愠怒的神色,他的心里竟无端多出一丝心虚。

“掠……”

“难道,你也要用那些礼教来教导我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这是在做什么?”

杀无生说不上来,他只感到有些委屈。

下一秒,一双修长的手拽住了他的衣服使他把腰弯下,另一个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杀无生毫无防备地与掠风窃尘四目相对了。

两人的鼻尖相距不过一个指尖,杀无生能清楚地感受到掠风窃尘温热地气息喷洒在他的脸上。

凛雪鸦的手指也并没有停下,他的指尖从拽着的衣领一路上行,划过杀无生的胸口,挑起他的下巴,拇指按在他的唇角,摩挲着在他的脸颊上画出弧度。

他问他:“无生,你是不是喜欢我?”

杀无生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他轻声说道:“当然只是对朋友的喜欢。”

掠风窃尘突然将他一把扯下,翻身压在了榻上。他跨坐在杀无生的腰上,一手压着他的胸口,一手挑起他的下巴,笑着问道:“真的是这样吗?无生,你知道这个答案让我很失望吗?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来找我?”

杀无生定定地看着他的眸子,觉得嘴唇有点干涩。

“我只是来找你,问你,是不是并不想结婚罢了。你要是觉得束缚,我们可以一起走。”

“哦?是吗?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

杀无生僵硬地摇了摇头。

“因为我不刺激你一下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肯面对我啊,傻无生。”

杀无生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也喜欢你啊,无生,你看这样好不好?”掠风窃尘说着,抬起手拉下了自己襟前的拉链,白皙的胸膛袒露了出来。

周围的莺莺燕燕不知何时已经褪下,红绡帐中只剩下他们之间的暧昧。

然而杀无生却觉得自己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他的耳中传来了一阵很清脆的笛声,想必这支笛子的质地是极好的。

而这首曲子,合该是在血与泪间诞生的。

“你不是他。”杀无生闭上了双眼,推开了靠过来的掠风窃尘。

评论(15)

热度(8)

  1. 涅槃·凤舞一语成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