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12【杀凛】

有些感情总是难以宣之于口。

“你不是他。”

杀无生再清楚不过了,掠风窃尘绝不会这样做,他只会在挑明一切之后嘲笑他的无知与幼稚,这样放浪的场景又怎可能存在。

他的记忆里有了那些残肢断臂,流血的头颅,倒下的师父,还有那人无情转身带起的翩飞的衣角。

好像一切都安静了,温热的气息也从身上离去,闭上眼即是完全的黑暗。

“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

他想他应该这样回答,幻象往往是心底最渴望的东西,即使他不愿意面对,也不得不承认,有种潜藏在他心底的感情,不仅仅是友情,而是一种依赖,倾向与爱情的依赖。

幻象之所以是幻象,便是因为它是一切现实的反面。现实没有他们一手搭建起来的房子,没有将要办的道场,没有寿尽而亡的师父,也没有对着他而说的温言软语。

他和掠风窃尘相隔甚远,穷尽碧落黄泉。

但是鸣凤绝杀从来都不是软弱之人,既然是幻象,就打算好了,面对现实才是他该有的风格。

他睁开眼,凛雪鸦正坐在连接着顶楼的楼梯口处,手里拿着一只竹笛,余音尚未消逝。

杀无生没有说话,他在等凛雪鸦说话。

凛雪鸦摆弄着手上的笛子,低垂着脑袋,让人看不清表情。

“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凛雪鸦顺手吸了一口烟,“我看见我们的未来,或者说,是我的未来,还有你的未来,而我们没有未来。”

杀无生微微握紧了拳头。

“但我却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我竟会觉得难过。然后我看到了你的幻境。也许我们本该如此,像你的幻境一样,但我们都清楚的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不是吗?”

这是杀无生第一次看见他如此如此的严肃,他有些僵硬地想要转移话题。“无论怎样都出来了,锁千秋说的至宝呢?”

“我已经拿到了。”

“哦?是什么?”

“你的真心啊。”

-----------

【好了我憋不出原来想的虐点了,换点逗比的吧】

这件事要从他们来之前说起。

凛雪鸦跟锁千秋认识的不是一天两天了,硬要说的话,也算得上个骗局。

他们俩呆在一起那么多天了,凛雪鸦就没琢磨清楚杀无生到底对他是个什么感情。于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决定联合锁千秋给杀无生来次真心话大冒险。

真心话套没套到还在其次,倒是他自己被勾出了些以前未曾想到的感情。

难得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于是现在,凛雪鸦“好心”地把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杀无生的表情显得略微咬牙切齿。

凛雪鸦难得的心虚了,“无生你先别激动,我也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我真该一剑捅死你。”

“唉……这样多不好,好歹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

“但是捅死你了我会心疼,所以还是算了。”

“嗯?”

“既然你目的达成,那就走吧。”

“去哪?”

“回家。”

杀无生已经掉头向下走了,凛雪鸦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却没能看见对方脸上和他一样的轻松笑容。

我喜欢你,掠/无生。

-------------------------------

结局还是不结局,是个严肃的问题,要是想结局就扣1,然后这个就算结尾了!!!开心!撒花!

评论(10)

热度(14)

  1. 秩序圣神一语成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