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之游湖大会(一)【杀凛】

由于最近两天赶项目没时间写副本,只能写点小番外发点糖好了……

添加私设

——————————

计划是第二天出发,如此将会空出一天。

往日这种时候,凛雪鸦会去大街上以滑稽的模样传播殇不患的事迹。然而今日难得的,凛雪鸦早早起床开始抽烟。

杀无生向来习惯了早起,没想到有人比他起的更早,方睁眼就是一片烟熏雾绕,不过这烟没有什么味道,倒也不觉得呛人。

凛雪鸦正端坐在他床头,眼睛下斜瞄了他一眼,正对上他睁开的眼睛,于是面上立马浮现出愉快的神情。

“哦,无生你醒了啊,今天有游湖大会,我们可以去看看。”

杀无生坐起身来披上外衣,他察觉到凛雪鸦在态度上有明显的转变,这种转变从昨夜切磋时就有了,他弄不清凛雪鸦想明白了什么,于是很直白地问了:“你怎么有兴趣参与这种活动?”

“偶尔尝试一下也不错,更何况是和无生你。”

凛雪鸦说话总是暧昧不明,但要究其意思应该只是简单的促进一下朋友关系。

“哦?那还真是荣幸之至。”杀无生回以轻松的语气。

将一头长发挽好撩到背后,杀无生背上双剑向凛雪鸦示意可以出发。

凛雪鸦噙着烟杆稍微向前一倾站起身来,他边在前面领着路边对杀无生说道:“无生知道游湖大会吗?”

杀无生沉吟片刻,从记忆里努力搜刮,“嗯,略有耳闻。”也只想到了这一句。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实在是太少了,这种问题仿佛是在逼迫他一样。

凛雪鸦十分善解人意的接过话,“游湖大会大概盛行了近百年了,人们为了庆祝春季的生机,会放一条系着红绳的锦鲤到湖里去,据说这条锦鲤有灵性,会带着红带子往前游,水性好的可以去抓锦鲤,抓到了有奖励。”

杀无生听完脸色不太好,他可不想下水,并非他水性不好,只是做这种事似乎有违他剑客的身份。

“还有划船比赛,双人同舟相互追赶,第一个划过标线则胜,也是有奖励的;还有赋诗比赛,现场赢得鲜花最多的便是胜者。”

后面两个听起来比第一个要文雅多了。

“那么,你打算参加哪个?”

“嗯?”凛雪鸦略微一思索,“本来没打算参加的,若是无生想参加的话,我们参加哪个都可以。”

杀无生一时语塞,他以为凛雪鸦说那么多是因为早已想好接下来的行程,没想到只是单纯的跟他介绍。

“既然如此,都可以看看吧。”杀无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凛雪鸦也只是今日得空一时兴起,俩人都没有明确的目的。不过听凛雪鸦说过之后,杀无生已经有了些许兴趣。

走到半途,凛雪鸦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把他拉入了僻静的小巷,“无生啊,昨日住店那老板都认得你,游湖大会人多眼杂,若是有人认出你了,岂不是会把人都吓跑?”

杀无生仔细一想,确实如此,于是他将双剑别在了腰间,并把铁面饰取了下来,露出了另一半俊俏的脸。“这样可以了吧。”杀无生抬眼看他。

凛雪鸦仔细打量他半晌,忍不住吸了口烟,杀无生这样似乎更显眼了。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可以了,应该没人认得出来。”

俩人步行到湖边,此湖名为柳湖,沿湖种满了柳树,当下时节柳絮满天,湖上飘满了白白的一层,船头能破开布帛似的剪出一条清丽的路。

那里已经围满了人。主办方搭了个小凉棚,下面坐着俩三个人登记报名者。

俩人显然没有参加第一个比赛的意思,于是跟着人群上前围观。然而人实在太多了,站在圈外根本无法看到湖里的动静,往里挤又太过麻烦。杀无生的注意力总是容易集中到眼前,凛雪鸦只好自己眺望一番,片刻之后他招呼道:“无生,你看见那个位置了吗?”

杀无生回过神,朝他烟杆所指的地方看去,只看到了一片柳荫。不过再仔细一看,那里藏着褐色的影子。

“那里有一个凉亭?”

“是啊,没有桥,也没有人划船,过去的话,只能用流星步哦。”

“这有什么难的。”

“自然不是难不难的问题,那里很僻静,视野也很好,我们可以到那里去。”

这个提议极好,不过一会俩人已经到了远离人群的凉亭里。视野果然开阔,而且他们反而不容易被人看见。无人打搅的环境让俩人都松了一口气。

——————————

无人打搅总要干点事才好,虽然俩人只是简单的朋友关系(没错就是py关系,嗯)。

今天暂时这么多吧……

评论(11)

热度(11)

  1. 秩序圣神一语成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