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之游湖大会(二)【杀凛】

bug什么的别管了,都是我瞎xjb编的

————————————————

亭子似乎并非他们想象的那么普通,内里别有洞天,顶上吊着大捆草绳编织的波浪似的长绳,亭子内里四周垂赘着红绸,而六根柱子朝内的方向雕刻着繁复的花样,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毫无意义的样子。

凛雪鸦深吸了一口烟,发出了惊叹的声音,“哎呀,看起来是个了不起的地方呢。”

杀无生围着亭子走了一圈,手抚上那些浮雕,上面刻着许许多多的鱼,它们沿着红木柱盘旋而上,仿佛一道溪流汇入天顶。

“这些是什么?”他问。

“这个嘛,大概是当地人们表达心愿的一种方式吧。无生知道鲤鱼跃龙门吗?鲤过龙门而成龙,意喻飞黄腾达,也表达了当地人对高中的盼望,你看天顶上悬挂着的,就是龙门也说不定。”

“若是如你所说,这种浮雕怎么会出现在随便一座亭子里?”

“表达一种心愿的话,刻在哪都有可能,何况是在水中。”

杀无生继续问:“真的是这样吗?”

凛雪鸦听出了他语气里明显的怀疑,有些气恼地挑了挑眉,“这些日子我一直跟你在一起,你也知道我们是昨天才到这里的,我说的自然也是猜测,不过看亭子的样式,这种解释最合理才是。”

杀无生感觉到他有些不悦,沉吟片刻,虽知道这人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还是微微软了软语气:“你说的也不错。”

随着锣鼓敲响,他们斜前方拥挤的人群吵嚷了起来,人们情绪激动的高声助力,就听到扑通几声,杀无生听到的,大概有十多个落水的声音,前后略有差别,那是在一片翠柳之后下水了的参赛者。

亭子在水中央,离岸边的距离稍远,开始的时候看不清楚那些参赛者的身形,只能看见岸边堆叠的人群,他们互相推挤着蹦跳着前进,摆动着手臂高昂着脖子呐喊助威。

渐渐的,那些人朝着亭子的方向过来了,杀无生坐在石阶上,凛雪鸦噙着烟杆倚着红柱,俩人本该十分显眼,但或许是因为惑幻香的缘故,不论是站在岸边的还是游在水里的,都没发现他们的存在。

水里的确有一条金黄的鲤鱼,身上绑着红绳结,如流苏般丝丝缕缕的分散出去。那条鲤鱼长得极大,游得极快,几个沉浮间就如尖刀一般直直地向他们刺来,若是人见了,毫不怀疑这是条会成龙的鲤鱼。

杀无生本已看的有些无趣了,只是时不时看向凛雪鸦的时候发现对方还在认真看着,才耐下心来。然而他一看这鲤鱼,不由得想到剑术,他默默地站起了身。

“哦?无生你怎么了?”凛雪鸦不解地问道。

杀无生摇了摇头,方要回答,只听嗖的一声,鲤鱼破水而出,正朝着杀无生的面门砸来,杀无生条件反射地抽剑,凛雪鸦眼神一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他的手把他的剑按了回去。

“喂!”杀无生也就来得及发出短短地一声怒吼,头上被泼了一盆水似的湿透了,那鲤鱼从他头顶滑落,落到了两人用手交织成的“篮子”里,扑腾了好几下。

“哦豁!”凛雪鸦露出了惊诧的笑容,“真是不得了呢,无生,我们接住了一条鲤鱼。”

杀无生本想把手抽出来,然而听他说话又忍不住反驳,“接住一条鱼而已,有何了不起,你莫非是想戏弄我又想狡辩?”

“哎呀,这鲤鱼可不是一般的鱼啊,它会化成龙的。”

杀无生低头看了一眼,笑道:“哦?是吗?可是它都快死了,你要是再拽着我的手,它就要死在我们手上了。”

“唔……好吧,但是我们抢了人家的目标,也要还点东西才好,如果能促成鲤鱼跃龙门那是再好不过了。”

杀无生嗤之以鼻,“我只是来陪你看戏的,可不打算做别的事情。”

“就当是帮朋友一个忙也不行吗?”凛雪鸦苦恼地看向他。

“呃。”杀无生被噎了一下,耳朵微红,“也不是不行……”

凛雪鸦笑了,放开杀无生的双手,将鲤鱼捧到杀无生面前,“那就拜托无生了。”

杀无生低头接过,眼神微微外飘,“要怎么做?”

“把它从龙门上方掷过去,掷到水里就好。”

“我知道了。”杀无生稍稍运气,没费什么功夫就让鲤鱼轻松地穿过了龙门,凛雪鸦看着这一切,轻轻吹了口烟。

他们身后突然传来撞击声,杀无生警惕地往后一看,他们身后跪了好几个人,他们身上都帮着红绳,都是参赛的人。

他们正满脸惊惶与感激地看着杀无生。

杀无生一头雾水,不自主地求助般看向凛雪鸦,“这又是做什么?”

“哦哦,他们只是在感谢你呢,无生,你做了件好事啊。”

“信善人啊!您一定是信善人啊!请受我们一拜!”跪在最前方的那人大喊着,神情激动地高举双手朝着杀无生的方向趴伏下去,一石激起千层浪,后面跟着的人也纷纷叩拜。

杀无生竟一时间有些无措了,这种无措感曾出现在剑技大会上,他被包围的那个时候,然而现在,他同样迷茫了,但是迷茫的原因又和那是有了不同。他慌张地拽起凛雪鸦的手,踏着流星步蹿入了岸边的树林。

他把凛雪鸦推到一个树上,手撑在凛雪鸦颈侧,用那双微微蕴着怒气的眼睛盯着凛雪鸦,他没有质问凛雪鸦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他在等凛雪鸦给他一个回答。

“无生,有没有人说过,你这样看人的时候,虽然看起来凶狠,但是很像一只猫?”凛雪鸦愉悦道。

杀无生耳朵又红了,他放开了凛雪鸦,侧身不去看他,“所以,这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是他们看到你做了好事所以感激你啊。”

杀无生一脸不信,“你不要总是骗我。”

“好吧,他们是看见亭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帮助锦鲤跃过了龙门,化身成了龙,所以以为你是个信善人呢,信善人就是当地神者的意思哟。”

“哪有什么龙?”杀无生又被他绕晕了,这个人总是不愿意把话讲的明明白白。

“啊,确实没有龙,他们只是看到烟化成的一条龙罢了。”

“果然是你搞鬼。”

“好吧,这么说也没什么错,不过,无生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什么感觉?”

“被当成好人感谢的感觉。”

杀无生一怔,他本以为凛雪鸦只是想戏弄他看他出丑,没想到是想让他体验一下做个好人,不对,或许只是为了掩饰取笑的心思呢?杀无生不敢确定,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有些负气地说道:“与你无关。”

“有关哦无生,我在弥补我们之间的遗憾啊。”

杀无生看向他,忽而撇过头去,“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他停顿了一会,又说道:“我不可能成为一个正派的剑客,但是若没有人来找我的麻烦,我可以不杀人。”

这次轮到凛雪鸦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放下烟杆,走上前去拥抱了杀无生。

“一言为定哦!”

————————————————

总感觉无生在撒娇,差点要逆cp了。这个算是弥补三年里的遗憾吧,各退一步,而且这次雪鸦没有让他处于那种窘境而自己离开了。就我个人而言,更觉得凛雪鸦是能理解感情的,从他最后送殇叔伞也能看出来,他并非完全的无情无义。然后无生吧,也有活泼的一面,虽然大多时候显得有些阴郁,但是和雪鸦在一起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有些可爱啊嘻嘻嘻。当然啦,这些也只是个人理解。
额,不过咸湿的场景还没到……
顺便……如果还有人看的话……就吱一声呗,不然实在没啥动力了……

评论(18)

热度(11)

  1. 秩序圣神一语成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