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9【杀凛】

来人见他神情恍惚,感到颇为有趣,忍不住举着烟杆在他眼前晃了晃,“无生才出来半个月,怎么成傻子了。”

哪想到杀无生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拉到了自己面前,“你是谁!”

白发人脸上这下布满了惊诧,一抹慌张浸染了他的眼底,“我当然是掠风窃尘啊,你怎么了?不认得我了吗?”

杀无生的眼神又恍惚了一下,手上的力道松了不少,“哦哦,是掠啊……”

掠风窃尘抽回手,另一只手反而碰触他的额头,有些担忧的说道:“你是不是生病了啊,赶紧跟我回家吧。”

“嗯,我把东西拿上就走。”

杀无生走过去,拿上了竹笛。

他总算想起来了,十年前他打败了剑圣,取得了剑圣之名,不过他也并没有接受,那天在朱雀门下,掠风窃尘告诉他自己要走了。于是他当场放弃了赐封。

如此算来,他在掠风窃尘身边已经当了十三年的打手了,或者说是搭档可能更合适。

他们几乎漂泊了整个东离,大多时候凭借掠风窃尘的偷盗和他接单子过活,听起来并不风光,也不伟大,既没有恶名,也没有美名。他们本该名扬天下,现在到十分平凡了,平凡到他本该厌倦,但却一点都不厌倦,因为跟着掠风窃尘,总是很有意思,他这些年来几乎遇到了所有可能遇到的高手。

前段时间掠风窃尘看上了新的猎物,他们才回到这里来。

杀无生是准备来拿一件东西的,没想到来到这里之后,竟是一片空寂,听那些护卫说,铁笛仙就在今早死了,真是非常非常不巧。

不过人总有死去的一天,何况他们是江湖人,太多的伤感是不必要的,杀无生也算不上尊师重道,他回来,只不过是念在这里是他和掠全新生活的开始罢了。

然后他看了看手上的竹笛,又有些迷茫,这根竹笛是从哪来的?

“哦?无生怎么知道这里有根笛子?莫非和你有什么联系?”掠风窃尘替他问了出来。

杀无生同样疑惑地摇了摇头,“不知道,好像是十年前有人把它交给我的。”他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可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十年前,你参加剑技大会的时候?那一定是你的朋友。”

他的朋友?杀无生更迷茫了,除了掠风窃尘他哪还有朋友?

“也许是吧。”他只好敷衍到,并不想过多纠结于这个问题。

掠风窃尘也只是笑了笑,上前拉住了他的手,“既然东西都找到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家吧,我为了来找你,可连早饭都没吃呢。”

“好,回家。”杀无生温柔地笑了起来,他本没有家的,但是有掠风窃尘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何况他们也确实快有家了。

掠风窃尘十年前提议让他开门立派,他没同意,如今这种信念也逐渐动摇了。虽然他确实不可能成为一个好师傅,但是也可以试试不是吗?他已不像那时那样年轻了,人到老了总没有年轻时一往无前的勇气的。

或许他的剑还有这种气势,但是他的心已经开始动摇了,岁月是种可怕的东西,那你不知道会被它磨的更锋利,还是会融化在它的蜜罐里。

不过无论作怎样的决定,杀无生都不会后悔。

他们现在的家是城外竹林里有着小院子的木屋,那里木叶无边,白云蓝天,屋后流水潺潺,木屋建的也十分漂亮,清晨的时候,阳光能在百叶窗的缝隙间跃动,那是是他们一起建的,这也将成为他们新的开始。

俩人回到木屋,生火做饭,不一会就有了几碟精致的小菜,再配上一两壶小酒,外边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星辰重现,他们桌上的油灯没罩灯罩,因此室内显得有些昏暗,不过也很温馨。

“掠,你那边的事什么时候可以解决呢?”

“唔……大概还要几日吧,怎么?无生着急着要开道场了吗?”掠风窃尘朝他笑笑,嘲笑他的急切。

“当初平面说服我的明明是你,现在你到说我着急。”

“诶,明明你那时候不愿意的。”

“此一时彼一时,我们都相伴十年了,总该有些改变,何况开了道场也不用呆在一个地方,我只是想我们出去流浪之后能回来有个歇脚的地方。”

这种东西应该叫做牵挂,杀无生曾听那些平凡人家说起过,他曾经未有牵挂,现在已有了牵挂。杀无生看向掠风窃尘,他想,他们现在说着没有意义的对话,坐在一起吃饭,一起闯荡江湖,这种状态就跟普通人家所说的那种夫妻关系差不多,他现在看着掠风窃尘,是不是也像丈夫看着妻子一样?虽然掠风窃尘并不是他的妻子,只是他的朋友,当然感情要比普通朋友更深一些。

掠风窃尘完全不会想到他奇怪的想法,他才吸了口烟,缓缓道:“这样的话你可真不是个好师父,收了弟子就不管他们了吗?”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而且我要是管他们,见到太有潜力的,我会忍不住斩草除根的。”

掠风窃尘听他说到“斩草除根”噗的笑出来。

“你还不如说就领养个孩子呢。”

“你先说好不好,只要你愿意,别说领养一个,就是领养一百个都没问题。”

掠风窃尘撑着下巴沉思起来,半晌才有些伤感地说道:“就算要建门派,恐怕也只有无生你一个人建了。我要结婚了。”掠风窃尘看向杀无生,眼里有些伤感又有些高兴,还有些杀无生看不懂的情绪,那或许叫做幸福。

杀无生愣住了,过了好一会,他才又听掠风窃尘说:“无生你不必担心,就算有了夫人,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以后也可以常联系的。”

杀无生发不出声音,他已经不想发出声音,可是他还是听到自己说道:“祝贺你。”

他感觉自己在做一场噩梦,他想快点醒来。

——————————

刺激

评论(2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