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自我放飞ing

生死劫2【杀凛】

森罗枯骨已死,魔脊山显然有些乱套了,虽然没有完全覆灭,但防守弱了很多,凛雪鸦用早已准备好的风笛召唤出魑翼直接到了魔脊山顶,无生地鸣凤双声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交叉而立的剑在风的吹动下铮铮作响。

凛雪鸦看着无生的剑冢,心底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嘶……我这么撅坟不太好吧……算了,是男人就上。然后他抽出了双剑,大喝道:出来吧,阿拉丁!直接用手扒开了上面覆盖的泥土。

玄鬼宗在搭坟上看起来着实有点穷,竟然连个棺材也没有,只在面上盖了一层玻璃,不过好在魔脊山土地贫瘠,下面都是石头。伤口没有沾到土实在太好不过了。

掠风窃尘把鸣凤双声放在一边,伸出双手把杀无生抱了出来,再从披风撕下一长条布把无生的伤口给包扎好,最后单手揽着杀无生从魔脊山上飞了下去。

————————

杀无生醒来的时候眼前有些朦胧,耳边隐隐有簌簌声,他不明所以地转头,看见了白玉般的手上正转着一只红色的竹笛。

杀无生瞳孔一缩,回忆上涌,就要坐起身来。伤口被他的大动作牵扯的一疼,杀无生没撑住身体就要往后倒,眼前视觉正飞快的变小,却在背后被抬住的时候戛然而止,熟悉的轻快语气说着[无生呐,枉费我耗心耗力救你,你就这么不爱惜生命吗?]

那张眉目精致的脸近在咫尺,杀无生盯着他,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啊嘞?!干什么这样盯着我,想要吃了我似的。]凛雪鸦故作委屈地抱怨道,[不过你这个表情这是耐人寻味啊~时隔一年你还是这么让我感到偷税愉悦,真是让我感到惊喜呢无生~]

杀无生避开脸问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哈?这种问题也需要问吗?当然是我救的你啊,不在这里难道你想呆在魔脊山上?]

杀无生脸对着墙并不愿意与凛雪鸦对视,因此凛雪鸦听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着[凛……雪鸦,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凛雪鸦无所谓的用烟管敲了敲自己的脖子[等你伤好了,项上人头随你来取。]当然,取不取的到各凭本事,凛雪鸦自然没把这话说出来,杀无生也想着,这个人肯定又在骗他。

凛雪鸦把杀无生轻轻放下,嘱咐他好好养伤,顺便给自己做了这么多麻烦事找了个借口——看着杀无生惊讶的表情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愉悦,哪怕时隔一年,还是值得回味。

房间里安静下来,杀无生对着墙面看着光影一闪,顿时松了口气。凛雪鸦出去了,他把头转正,盯着天花板有些出神。

掠风窃尘用三年时间为他编织了一场美梦,然后告诉他一切是假,他用一年多时间来追逐掠风窃尘,为了有资格当作掠风窃尘的朋友。

然后他死了。

然后他又活了。还是被掠风窃尘救回来的。乱七八糟,不明所以,神经兮兮。杀无生很气愤,又有点想笑。

[迟早要杀了你!]杀无生也不知道这话是真心还是赌气了。

评论(7)

热度(13)

  1. 秩序圣神一语成谶 转载了此文字